当前位置:首页>致富经

在别人不敢投资的荒地上发现新商机

发布时间:2013-07-16 | 被阅读数:次 | 编辑:汪建国|来源:CCTV7《致富经》栏目

 

    这个正领着捕捞队捕鱼的人就是李鑫,他告诉记者,这一万五千多亩的水面就是一个聚宝盆。

    李鑫:一网就能收入三四百万,那不是个聚宝盆吗?

    李鑫领着捕捞队已经在这里忙碌了将近一个月,他们很快就要完成布网作业,并在接下来的十天里,把50多万斤鱼捕捞上市,卖出300多万元!

    记者:敲这个木桩是干什么的呀?

    捕捞队队员:这个呀,敲鱼棒,赶鱼。

    记者:赶鱼?

    捕捞队队员:把鱼赶跑了。

    木棒敲击船头的目的是将鱼赶到已经布好的网箱里,便于捕逮。

    捕捞队队员:靠到那边去,大风来,有一阵风要来,赶快。

    记者:你们怎么知道有风要过来?

    捕捞队队员:天都黑了。

    记者:很着急吗?

    捕捞队队员:肯定着急,水里还有网没有收起来。

    水面上突然起了风浪,为了安全起见,所有人只能暂时回到岸上。此时,李鑫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李鑫:你好,没有,我这边有事还回不去,鱼还没出来。

    李鑫在江苏、湖南、湖北、吉林、山东五省都有基地,电话那头,有人让李鑫务必在三天内赶到山东的基地。

    李鑫:非常着急,很多事要处理。

    记者:就必须要在这几天处理的吗?

    李鑫:对,我们这是季节性的,很关键,这个晚出几天最多亏个一两百万,那个就是几千万的损失,那个毫不夸张地说可以创造几个亿的价值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十点钟,捕捞队把第一批鱼从网箱里运到岸上。五月初的东北,很多湖面还没有完全解冻,这批提前上市的开湖鱼将成为东北市场的抢手货。捕捞队装鱼的同时,周边的很多经销商正在岸上等候。

    李鑫:白鲢多,你看,白鲢跑得快,第一网就是白鲢,小,后面都是大鱼。

    此时的李鑫已经等不到大鱼出网,他马上要赶往山东菏泽。在那里,一个筹备两年多的财富计划即将迎来最关键的一环,如果成功,李鑫将在2013年实现总产值翻番,达到五个多亿,如果失败,就会有五千多万的损失,而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李鑫的创业,从来都是一波三折,充满悬念。

    李鑫的朋友陈力通:他大起大落两三次,挣了五六十万以后赔了,给人家骗了,最后挣钱还上,并且不但还上,又挣了两百多万,到湖北去投资,投资以后又砸了。

    李鑫的员工刘殿金:这个人野心非常大,能发大财。

    李鑫:我小时候家里很穷,穷得没有袜子穿。当时我看着我的同座小女孩,穿得花花绿绿很漂亮,我就想着什么呢,我什么时候能穿得比你好,让你喜欢我。干小工以后,我那会儿野心是什么呢,我当包工头。

    这里是李鑫的老家。1997年,李鑫实现了做包工头的愿望。然而,这一年因为一个工程被骗,李鑫不仅搭上了全部积蓄,还欠了60多万元。1997年9月的一天,身无分文的李鑫在抽屉里翻出了一块钱。

    李鑫:看到夹缝里有一块钱硬币,拿着心想,这一块钱,无意中的发现,可能对我人生是一个转折,我当时这么想了一下。

    揣着一块钱,李鑫出门了。谁都没想到,等待他的是一段能够彻底改变命运的财富奇遇,短短两个月,他变成了村里最有钱的人。

    两个月后的一天,父亲看到李鑫从这个天花板上取下了一个水泥袋,里面满满地全是现金,一共200多万!

    李鑫:满满的都是钞票,一拖下来正好又撒在地上,他吓了一跳,脸都吓黄了,说你哪儿弄那么多钱啊,你吓人啊。

    李鑫的父亲李传富:从前我没见过这些钱,猛得见这些钱,确实真的吓一跳。

    李鑫突然赚了大钱,这个消息很快就在村里传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鑫的朋友陈力通:他父亲叫李传富,说传富家老三,怎么发了大财,走发了,不叫李鑫了,那时都叫三老板,号称,三老板你好。

    李鑫的二哥李家祥:我都感觉到他来钱那么快,挣那么多钱,你想我们村子里有一部分人也很不理解他这个事,意思是,感觉他这个钱来得那么快,是不是在外边去诈骗回来的。

    这条街记录了李鑫在翻出硬币后经历的第一次转折。

    从李鑫的村里搭三轮车到县城刚好需要一块钱。1997年9月的那一天,李鑫就来到了县城,走到这个地方的时候,他看到有人在摆地摊卖书。

    突然,杂志上的一条广告吸引住了李鑫,内容是:南京一家机构开办河蟹培训班,就是这条招生广告,让当时对河蟹还一无所知的李鑫看到了一个商机。他一路小跑回了家,见到妻子后,就让她赶紧回娘家借钱。

    李鑫的妻子马济香:他家这边没有钱,当时叫我问我父母去借钱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李鑫天天在外面跑。1997年,赣榆县有二十几家河蟹育苗场,李鑫把育苗场全都转了个遍,而他的这些举动都和他看到的那条广告有关。

    李鑫:河蟹培训班他们去学习的学员,他学会技术以后都要养螃蟹,所以说我心想,他们需要蟹苗不是吗,我是不是拿蟹苗到那里去推广呢。

    原来,李鑫想到河蟹培训班去推销蟹苗!几天考察下来,他发现,当时的蟹苗价格很高,像这样的扣蟹,一只就能卖一块多钱。但因为没有知名度,信息又不通,很多育苗场正发愁蟹苗卖不出去,李鑫觉得,自己的机会来了!

    李鑫借2000元钱买了蟹苗样品,出发前往南京。到站后,李鑫一摸口袋,坏事了!

    李鑫:两千块钱花了一部分,还剩一千多块钱,放在后兜里,第二天早晨一摸,没了。

  钱被偷得一分不剩,计划泡汤不说,连家都回不去了,李鑫被困在了火车站。采访期间,同样是在火车站,一位在当时帮助李鑫的关键人物从南京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记者:多久没见了?

    李鑫:好多年没见了。

    林乐峰:好多年。

    林乐峰,原来是南京农业大学的教授,是当时河蟹培训班的老师。那天李鑫丢了钱后,就从火车站走到了培训班上课的地方,一走就是两个小时!见到林乐峰,李鑫把像这样的蟹苗样品拿给他看,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。

    林乐峰:搞什么样的亲本才受大家欢迎,这样问得就有一点深度了,当时露出一个萌芽,并不是他,他很不自觉地流露出来,自己要赚钱,还要考虑别人。

    林乐峰被李鑫的执着所打动,他给了李鑫100块钱作为回家的路费,并帮他介绍了一个客户,李鑫赚到了第一桶金4万元。1997年10月,李鑫用这些钱,报名参加了培训班,同时在杂志上投放广告,在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广告和信息的重要性时,李鑫已经跑在了前面。很快,一个看到广告的温州人找到李鑫,就是这笔生意让他纯赚200多万元。

    李鑫:看到那么多钱我也很淡定,我当时想,我能赚这么多钱,我已经有那种思想准备了,我想我必须赚大钱。

    靠在一本杂志广告上发现的商机,两个多月,李鑫就赚到了200多万元,并建了自己的育苗场,生产蟹苗、鱼苗,三年就积累了上千万元的财富。记者调查发现,到2000年,李鑫却把育苗场交给哥哥打理,自己去了外地。一年后的一天,他开车回来了,快到家时,却出了车祸,嘴磕在方向盘上,肿了,还在流血,而这时候,已经到了凌晨四点多钟。

    2001年5月底的一天,也是这样的一个深夜,李鑫突然回家了。走到家门口,刚想敲门,又停住了,他担心吵醒正在熟睡的家人。李鑫踩着树枝,翻墙跳进院里。

    进院以后,李鑫害怕脸上的伤会让妻子担心,没有马上敲门。当时,院子里的这棵栀子花正在开放,李鑫突然有了办法。

    李鑫:我就揪两朵,放在鼻子上闻一闻,闻的时候我一下想,我心想干脆就用这花挡我嘴巴上的伤,然后我就敲门了。

    李鑫的妻子马济香:迷迷糊糊,我说你怎么来家了,我也没在意,反正看他拿个东西,我也没寻思什么,第二天早上才到是花,谁知道他出车祸,嘴磕破了。

    离开家的一年里,在李鑫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 这是李鑫2000年在湖北仙桃拍的照片。这一年,尽管育苗生意顺风顺水,李鑫却觉得不过瘾了。

    李鑫:我赚了两百多万块钱以后,我又想我能不能赚到五百万、一千万才好,那我有一千万了,是吧,我想什么呢,我想还要赚五千万,那个野心就膨胀了。

    李鑫一心想赚得更多。2000年,在湖北考察时,他发现仙桃的木材原料比老家便宜三四倍,李鑫决定直接在那里投资建木材加工厂。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生产出来的产品根本就不合格,不懂木材行业,再加上投资过急,一年时间,就赔得血本无归。

    李鑫:说实话心疼,那么多钱,努力了几年没了,但后来我考虑,还年轻,我本来这钱也是身无分文我去赚来的,我还有机会,还年轻,有机会再去赚回来。

    李鑫的育苗场没钱经营了,他又干起了蟹苗经纪人的老本行。幸运的是,2002年,赣榆县的育苗产业已经在全国打响了名气。大好的行情,再加上原来积累的客户资源,李鑫的苗种场很快就重新开张,生意比以前还要红火。

    李鑫:很多养殖户都排队,他们都把钱放在大衣兜里揣着,一个劲儿往我抽屉里去塞。还有两个人当时在蟹苗塘子争,说我要这个塘子,他说他也要。

 育苗场场长齐德山:银行工作人员全部到厂里去给他数钱,因为卖得钞票太多了,他自己数不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,到了2002年年底,才一年多时间,李鑫又不干了,他把育苗场转让给了一个叫齐德山的人。

    育苗场场长齐德山:我当时很高兴啊,因为认为关系都不错的,转给我我挺高兴的。

    李鑫为什么要把赚钱的生意让给别人呢?这还要从一次他被爽约的经历说起。

    2002年6月的一天,有个客户订好了一批蟹苗,可到了约定的时间人却没来,李鑫一打听才知道,客户被别的育苗场抢走了。

    李鑫:我的场和他的场都挨在一起,我这边卖五千,他就三千也卖。

    这引起了李鑫的高度警觉,他马上出去考察,看到的就像这样,沿街全都是育苗场,有100多家。李鑫还发现,全国其他地方也出现了很多育苗基地,这让他意识到,利润诱人的育苗行业背后,潜伏着危机,他要早做打算。

    李鑫:所以我就当即立断,我说把这个河蟹育苗场转让,我集中精力,集中财力去外面搞大水面养殖。

    2009年,李鑫建起了这座冷库,这是他把湖南、湖北两个基地的银鱼加工后做成的产品。到这一年,李鑫在外地的大水面养殖面积已经达到了14万亩,而当时很多育苗场老板却完全另一个样子。

    育苗场场长齐德山:转给我我就是赚了两年钱,以后就不行了,一年比一年差劲,差到最后每年都是亏本

    育苗场场长齐市强:他把场直接转了,直接不干了,就干别的,现在越干越大了。

    从一笔没有做成的生意中觉察到危机,李鑫果断从育苗行业转向了大水面养殖,记者调查得知,这些年李鑫一直在全国各地考察大水面,然而,2010年,他却对位于山东省菏泽市曹县的一万多亩荒地着迷了,并声称如果顺利,2013年年底,这里就能为他创造出3个亿的财富,但也有可能不但赚不到钱,还会损失五千多万,结果究竟如何,我们的记者赶上中其中最关键的一环。

    2013年5月4日,李鑫带记者在基地转了一圈,记者发现,这里开发出来的池塘大都空着,只有很少的池塘在养殖草鱼等传统四大家鱼,这里真的能在2013年年底之前为李鑫创造出3个亿的财富吗?

    山东省菏泽市水产局渔业科科长王学成:这块开荒都开不成。

    他叫王学成,2010年4月的一天,就是他带着李鑫在这里考察,边走边看,李鑫觉得,这里将会成为他财富的拐点。

    李鑫:心里可以说是逛喜。

    山东省菏泽市水产局渔业科科长王学成:人家好多人来了以后看到的,是危机感,投了以后就是把钱砸了。

    那么,李鑫到底在这里发现了什么商机呢?一切还要从他带记者看的这种草说起。

    李鑫:我当时一踏入这片土地,首先就发现有这种草。在我们海边叫海菜,内陆地区有这个海菜的话,说明土含盐量非常大,你像我们搞白对虾就是喜欢有盐度的水。

    李鑫想把通常在沿海养殖的南美白对虾搬到内陆来养,而这在很多行内人看来,风险非常大!

  渔业公司总经理董国栋:听说一个十亩的池塘,最后捕捞上来的虾就有十来斤,那也是失败告终的。

    山东省菏泽市水产局渔业科科长王学成:我们菏泽,基本上实验几次都没有成功,所以说他当时搞这个虾养殖,我始终追问他,有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2012年5月的一天晚上,李鑫就像样领着工人,把价值三十多万元的虾苗放到育苗池里。几天后,王学成到基地来,他发现池子里的虾苗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山东省菏泽市水产局渔业科科长王学成:我说虾苗呢,他说放塘里了,我知道放成功了,我也替他高兴,他一个员工偷偷告诉我,没放死了。


    李鑫的朋友陈力通:是我说的,王科长问我怎么回事老陈,我说全军覆没了,我不是幸灾乐祸,我说糟了,我说李总这个事压力很大,那不糟了吗,我说李总下决心再进。

    接下来,第二批,第三批,结果还是全军覆没!

    山东省菏泽市水产局渔业科科长王学成:我说李鑫,不能再放虾苗了,赶快改品种。

    李鑫:对我这个项目,对我这么大的野心来讲,白对虾养不成功的话就,意味着我的项目失败了。

    当时,李鑫已经投资了五千多万元,如果再不成功项目就会陷入瘫痪,白对虾里到底有什么商机呢?

    李鑫:郑州市场的虾过去都是从沿海边,甚至广东拉过来的,你想我们到郑州的话,一百多公里路,路途非常近。

    其实,李鑫一早就看中了这里地处山东、安徽、江苏、河南四省交界的地理优势,并考察到周边市场对白对虾的需求量巨大。和传统四大家鱼相比,三个月就可以出塘的白对虾不仅周期短,利润更是诱人!

    李鑫:养鱼的话你投入一块钱能赚两毛钱,我们养虾的话投入一块钱就能赚到三块钱,什么项目没有风险的话,利润就很低了

    2013年5月5日,今年的第一批虾苗运到了基地。这批虾苗的成活情况,决定着李鑫2013年一年的成败,这也是他为什么要着急从东北赶回来的原因。

    白对虾是在海水里育苗,现在这些苗所处的池子里是通过人工配制成的海水。工作人员会慢慢向里面注入淡水,一直到变成纯淡水后,再把里面的虾苗投放到外塘养殖,就是这个让虾苗适应淡水的淡化环节,困扰了李鑫整整一年。

    这是2012年10月基地产出的白对虾,尽管产量不高,但市场正如李鑫所预料的那样,非常火爆。

    水产经销商王文春:在市场上卖平均价格,能高出两块钱,比在沿海的虾多卖两块钱,再一个我们运费又省。

    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,李鑫告诉记者,第一批运来的虾苗成活率达到了90%。今年,李鑫的基地将有一万亩全部养殖南美白对虾,每亩产值将达到三万元。李鑫还把其中的一部分塘承包给养殖户,带动他们共同养殖白对虾致富。

    养殖户:下一次再来采访的时候,我们都一定成功了,手里数着钞票,你再照。